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子牙居士

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.喜好诗词、旅游、书画。 笔名:春雨,号:子牙居士,字:一木 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天津五大道周学熙旧居  

2016-12-19 16:01:54|  分类: 山海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访周学熙旧居而感
民族工业奠基人   施舍行善救难民
几代英才延望室   一家杰俊满豪门 
周学熙旧居在
澳门路3号

  特点:该楼为中西结合的3层砖木结构楼房,机砖清水墙,部分砂石罩面,窗口镶嵌花纹装饰。楼内三槽窗,卫生、暖气设备齐全,现为民用。 
【原创】天津五大道周学熙旧居 - 子牙居士 - 子牙居士
 

周学熙 (1866-1947)安徽东至人,近代著名实业家。曾任开滦矿务局总办、直隶候补道。袁世凯任直隶总督时委派周创办银元局、直隶工艺总局、高等工业学堂等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在唐山创办启新洋灰公司、滦州矿务局。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又在北京创办京师自来水公司。辛亥革命以后于1912年与1915年两次出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,创办华新纺织公司,在天津、青岛、唐山、卫辉创办四个华新纱厂,是近代民族工业创始人之一,华北地区早期工业化的奠基者之一。


作为我国著名实业家,北方近代民族工业奠基人,周学熙“实业救国”的事迹已被收入我国高中历史教科书;《辞海》条目中也有记载,其一生的事业辉煌与成就无数,堪称中国近代一位影响深远的人物。作为天津小洋楼里的一位主人,我们不知该以怎样的文字来记述这位先贤的传奇人生。周学熙晚年曾居住了近三十年的“周公馆”虽已今非昔比,但仍因镌刻着从前主人厚重的人生经历而显得与众不同。周学熙的前半生堪称一部恢弘的创业史诗,但当他61岁时,却退隐江湖,躲在小洋楼里,尽情地咂摸着生活的滋味和道理。晚年的周学熙,其实是另一个故事!


 1924年,北戴河。一日,周学熙面朝大海,看着眼前进退自如的海浪,回想自己几十年的官商生涯,突然顿悟“世间万物空如洗”,心中油然而生隐退之念。第二年,周学熙在日记里写道:“今岁年近六十,精力就衰,时事又多变幻,卒非老朽所能周旋,依然辞去各大公司职务。”又过两年,他辞去所有的职务,彻底退出,归隐天津“周公馆”。 
 
 61岁后的周学熙,不再抛头露面,他的大部分时间居住在天津英租界的“公馆”里。1912年至1921年,周学熙先后以“华兴堂周”的名义在天津英租界32号路小河道(后上海道,现南京路)与38号路西德尼道(现澳门路)交口处购买12亩地,建了三组楼房宅院,人称“周公馆”。其他房产包括原上海道三多里、澳门路1、3、5、7号。
 
  在“周公馆”里,周学熙退隐后过着与从前完全不同的日子。他不必整日在这里冥思苦想,思考怎样发展企业;也不必费神烦忧外面政局的混乱。在自己的公馆里,他闭门念佛,吟诗作乐,过得好不惬意。而在外边,这座“周公馆”却在不经意间因曹禺的一部话剧而令人产生了很多联想。
 
  1935年8月,在天津师范学校的礼堂里,首演了一部名叫《雷雨》的话剧。这部话剧一上演,就引起了巨大的轰动。这个发生在周公馆的故事,立刻让天津市民联想到了当时在天津乃至全国都赫赫有名的周学熙。但曹禺说,他家虽与周家是世交,但《雷雨》的故事与周家毫无关系,只不过是借了他们的那座大房子而已。
 
 除周公馆外,周学熙的房产主要在澳门路1、3、5、7号。澳门路7号院内有一所造型独特的西洋古典风格2层楼房,砖木结构,由周学熙本人居住。这座楼房四面四角凸出,南侧正门2楼有梯形平台凸于楼前,下设四根罗马柱,整体平面设计呈“龟”形,其设计意图为“福寿延年”和“吉祥如意”。原楼东侧有周府花园,有雕花外廊、山石景、花坛、花架、绿地及各种果树,爬藤植物点缀。周学熙晚年曾与好友一同在此风雨相聚,诗酒唱和。但经过了地震及时光变迁,周府花园与澳门路1号和7号的房子都已不存,只有3、5号楼还基本保持原状。
 
 晚年的周学熙笃信佛教,最主要的事情就是闭门念佛。他整日低头合目在香烟缭绕的佛像前,手持念珠,敲着木鱼,念诵着佛经。这位81岁,曾经轰轰烈烈将毕生心力献给救国救民事业的老人,在平静之中走向了另一世界。 
 
  据《周学熙传》记述,周学熙最早的佛缘,来自母亲早年的教诲。那一年,他第4次落第,心情极为失落。27岁的周学熙自觉前程无望,平日里未免有些浮躁不安。一天,周老夫人把周学熙叫到跟前,开导他不要急于求成。不料,周学熙脱口答道:“娘说得极是,可儿子担心德浅福薄,无法光耀门楣。圣人云,‘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’……”
 
  话还没说完,就被老娘一声喝断:“胡说,圣人这句话可不是让人什么都不做。德和福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是靠自己修来的。你这样说就是心还没静下来,不静就无法空,没有空就没法悟。我看你现在最要紧的不是死读书,倒是随我念念经,等有所悟的时候,再去读书也不迟。”
 
  从此,周学熙除读书外,又多了一门随母亲诵经的功课。正式隐退后,周学熙在家中专设佛堂。在木鱼声中,伴着缭绕的香火,享受着信仰带来的快乐。
 
 大实业家在功成名就后,往往会做善事积德行善,周学熙也是如此。退隐后,周学熙为他的家乡安徽东至做了大量的好事。如捐资兴建农校,发展家乡教育事业;出资让乡民开发荒山,种树种茶;开办商业讲习所,学员学成后送到他亲手创建的北京自来水公司工作;开办医院,免费救治乡民。他的亲朋还捐了三十亿元在北京中和医院修“诚惠楼”,专门收留孤老贫病。 
 
 而周学熙在晚年做的另一件事则是自撰墓志铭备用。周学熙自己写墓志铭的原因是他认为自己“生不作欺人之语,死不受谀墓之文”,于是,周学熙在72岁那年,为自己写下了墓志铭:“忧患如山兮,其甘如饴。与世落落兮,惟天不欺。生无所恋兮,死亦何悲?今而后还太虚兮,浩浩乎与天地无穷期!”寥寥43字,表达着一代先贤对生与死的思考。他认为自己能回归另一个玄妙的世界,与无穷尽的浩渺宇宙共存,将是人生最好的归宿。
 
 周学熙家族为后人所称道的,除了周馥、周学熙、周叔弢一家三代为中国近代实业所做出的贡献外;这个家族数代所诞生的百余位学人更成为一个奇迹。据说周学熙的子侄辈、孙子辈出了大量的学人,几乎可以开一所大学。包括我们之前已经介绍过的周学熙长子周明泰在内,周家的家学传统繁盛不衰。
 
 作为家族代表人物的周学熙,晚年对后代子孙的教育更加重视。最著名的,是他生前写下了一首示儿诗“祖宗积德远功名,我被功名误一生。但愿子孙还积德,闭门耕读继家声”。周氏后代曾介绍,当时他成立了一个诗古堂,是一种家族性的教育基金,凡是周氏子孙如果没钱读书的话,都可以用诗古堂的钱来读书。这个诗古堂有一本课选,那个时候的物价是两块银元一袋五十斤面粉,请一个名师大概一个月要一百多块银元。诗古堂请当时最有名的一些学者来教授他的子弟,就是出了这样的大价钱。而周氏后人并没有令周学熙失望,在随后的岁月里,他们用各自的才学与成就续写着周氏家族的家学渊源和文采风流。

  

  

  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