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子牙居士

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.喜好诗词、旅游、书画。 笔名:春雨,号:子牙居士,字:一木 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天津五大道曾延毅旧居  

2016-11-16 11:44:35|  分类: 山海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访曾延毅旧居而感
为求解放探敌情   免让津京炮火傾
一曲潜伏此处演   二人携手庆和平 
   曾延毅旧宅位于常德道1号,为罗马柱式的欧洲中世纪风格3层楼房,坐西朝东,建于上世纪30年代。正门有退台式圆台阶,扇形遮雨檐,上为2楼圆阳台。
【原创】天津五大道曾延毅旧居 - 子牙居士 - 子牙居士
 
 
曾延毅(1892—1964),字仲宣,湖北黄冈人。保定军官学校第五期炮科毕业。1920年任山西督军公署少校参谋,山西陆军第四旅营长、团长、旅长。1929年阎锡山就任平津卫戍司令时,曾任天津市警察局长。后任军职。1938年离职在天津英租界科伦坡道东头一所楼房内(现常德道1号)寓居。新中国成立后,曾任天津市政协委员、文史馆馆员,于1964年去世。

  “站长虽然在本地安了好几处家,但始终与原配太太住在旧英租界常德道1号那所大宅子里,所以他对世俗的礼节非常重视,经常对手下讲,纲常就是一切。”  这是小说《潜伏》原著中的一段话,文中提到的“旧英租界常德道1号”,就是现今位于天津五大道的常德道1号。不过,现实中的常德道1号并非国民党军统天津特务站站长的居所,而是爱国人士曾延毅的故居。在这里,曾经上演过一出真实版的“潜伏”。1948年,为了配合天津解放,在常德道曾有两处地下党活动阵地,其中之一便是常德道1号。其实,早在1945年秋,天津地下学委领导就已经决定,把天津常德道1号曾宅作为地下党组织开展工作的一个活动点,因为曾延毅的女儿曾常宁当时是一名进步学生,一直积极投身在学运斗争中。此时的曾延毅早已赋闲在家,不再参与政治活动,对女儿的民主进步活动,他采取了默许的态度。 从此,曾宅里常有学生出入。这些充满革命热情的进步学生以聚会的名义,在这里畅谈革命理想、宣传党的政策,同时交换情报、为迎接天津解放制作宣传材料,完成了许多地下工作。这一切,都是在曾常宁的房间里悄悄进行的。由于曾延毅的特殊身份,从没有人怀疑过这座三层小楼里正在燃烧着红色的火种。而对女儿的所作所为,曾延毅全部知道,但这位开明的父亲选择了三缄其口。父女俩在家中只要交换一个眼神,就能做到心照不宣。1946年夏,国民党当局逮捕进步学生,为保护耀华学校地下党的一些同志,党组织安排他们住进了曾宅,并最终从这里顺利奔赴解放区。天津解放前夕,南开大学地下党刘焱把一台地下印刷机运到曾宅隐蔽,并带来不少宣传品。所有这些无不得到曾延毅的默默支持与暗中帮助。
  1949年1月31日,北平宣布和平解放。让这座古城免受炮火涂炭,世人皆知傅作义、傅冬菊父女俩功不可没,却不知天津的另一对父女同样为此付出了艰辛的努力,他们就是曾延毅和曾常宁。
  曾延毅和傅作义是在保定军官学校的同学,还是把兄弟。抗日战争以前,他一直跟傅作义任军职。1929年至1930年前后,傅作义任天津市警备司令期间,曾延毅曾是警察局长。直到1938年,曾延毅退职后在上海和天津治伤、养病,才没再任职。由于他和傅作义之间的特殊关系,平津解放前夕,为了保护天津和北平少受炮火,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部长刘仁亲自部署,让曾延毅的女儿曾常宁做父亲的工作,希望他能帮助争取傅作义。
  据曾常宁回忆,自己当时只有21岁,在父亲眼里还是个孩子,如何做父亲的工作?这让她着实费了不少脑筋。开始,曾常宁只是试探性地把新华社广播的重要消息、社论等记录下来,念给父亲听。曾延毅总是静静地听着,默不作声。后来,曾常宁叫父亲和自己一块儿听新华社的广播,曾延毅也没有反对。父女俩坐在收音机前,听着来自党中央的声音,听到全国即将解放的消息,渐渐的,曾延毅的心里起了微妙变化。 过了几天,曾常宁见时机成熟,就对父亲讲明了自己的任务,想让他和从解放区来的王甦同志见面。曾延毅同意了。
  此后,曾延毅多次与王甦会面,把傅作义的情况做了详细介绍,因担心自己不足以说服傅作义,又推荐了自己和傅作义的老师刘后同老先生。他说:“傅作义对刘后同非常敬重。”
  于是,为了和平解放北平,曾延毅多次找刘后同商量,两人一起给傅作义写信,还一起去北平见过傅作义。自从1938年退职后,曾延毅从未找过傅作义,这是仅有的一次。曾延毅与刘后同的努力为争取傅作义起到了重要的辅助作用,加之傅冬菊的作用以及全国解放形势的压力,最终促成了北平的和平解放。
  1948年9月,受天津地下党学委的指示,曾常宁开始利用父亲曾延毅在军界的社会关系,搜集敌情材料。曾常宁回忆,有一次,国民党塘沽专员崔亚雄来津,到曾宅临时借住。趁崔在客厅会客的工夫,曾常宁悄悄打开了他随身带的公事包,发现里边有一份《咸水沽兵力驻扎表》。她急忙把上面的内容抄写下来,再将文件原样放回,然后轻手轻脚走出房间。刚回到二楼自己的卧室,她就听到了崔上楼的声音。她将抄件折成小方块,藏在了家中楼梯中间的一处护墙板的缝隙中,不久设法转给了组织。

  为了从崔亚雄身上了解到更多塘沽一带的敌军情况,曾延毅经常留他在家中住宿,这样,曾常宁就可以通过父亲更加密切地关注着崔的一举一动。一天,一个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军人带着一张长卷图纸来曾宅找“崔专员”,曾常宁的直觉认为,那卷图纸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,就示意让父亲多加注意。晚上她去找父亲,从父亲口中得知,那张图纸就是“塘沽城防图”。她欣喜若狂,急忙让父亲讲述图纸的内容,自己用纸笔记了下来。写好后,还是折成小方块藏在那个护墙板的缝隙里,很快转交给了上级党组织。

  就这样,父女俩冒险搜集到的军事情报为解放天津做出了贡献。不久后的1949年1月15日,天津顺利回到人民的怀抱;两天后,塘沽也获得解放。当曾常宁听到胜利的消息时,她忍不住高兴得跳了起来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5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